将本站设为首页
收藏松泰官网,记住:www.hnsongtai.com
账号:
密码:

松泰书院:看啥都有、更新最快

手机版:m.hnsongtai.com

如果你觉得好,恳请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松泰书院 -> 秋意非晚 -> 女孩与咖啡

女孩与咖啡

温馨提示:如果本章属于内容错误等情况,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发送报告,我们会在一分钟内纠正,谢谢

"

  夏明彻自始至终都没有再与陈翊搭话,看着邹笑引陈翊离开二楼,他眼里的防备,与内心的挣扎终于被彻底卸下,怔忡地盯着怀里这幅被自己刚刚“死死”护住的画。

  窗外的夜幕彻底拉了下来,屋内白炽灯的光芒诡谲地映射在画纸上,女孩眼中的光被冰冷的灯光衬出一抹捉摸不透神秘,却依旧那样令人着迷。

  这张脸明明是他生命里最熟悉且柔软的存在,可如今的他望着这幅肖像——他都忘了自己还在坚持着什么,而他所坚持的又是否是值得的呢?

  他不喜欢陈翊,过去本来没把他们放在心上……直到他们母子最终逼得白音不得不离开,让他这些年都在苦苦追寻……

  他忽然又笃定地捏紧了画框——没有什么值不值得,这是属于他的东西,他有权拒绝任何人,哪怕是他陈翊。

  夏明彻循着屋外的华灯初上走到窗边,车水马龙的喧嚣在耳边络绎不绝,遥望着江边的城市远景,鳞次栉比的写字楼们透出陆离的光芒,就像是遨游在深海的一条条鱼身上的鳞片,虚诞地漂浮在城市的夜色里……

  最高的那座慕白大厦,像是万物的头领,坚固,顽毅,令人敬畏,如一条鲨鱼般,可无数条或可圈可点虾兵蟹将,或不知名姓的小鱼小虾都争前恐后地期盼着他的垂怜。

  “没想到,你这么宝贝这幅画啊?”

  邹笑略带调侃的问询猝不及防地打断了夏明彻的思绪——此刻她已经送走了陈翊,再次回到了二楼。

  “这幅画本来就是我的私藏,不想卖的。”

  “呦,这会儿又成私藏了?你刚带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只说这幅画耗费了你很多心血,售卖价格怎么着也要翻番,而且买家还不能是个俗人……怎么看慕白的总裁都不会不满足这两个条件才对吧?”

  夏明彻显然是有些没想到邹笑居然记得这么清楚,沉默了会儿才怼出一句:

  “……他不懂欣赏。”

  邹笑却一脸不屑地笑出了声,

  “得了吧你,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你的交易观念我还是清楚的,因为观众不懂行而拒绝,可不是你的风格!我猜,你不是不想卖这幅画,而是不想把画卖给陈翊这个人吧?”

  夏明彻略略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邹笑,又别过了脸庞,只简短地应了句。

  “是。”

  “那……你还想她吗?”邹笑忽然问。

  “谁?”

  “还能有谁?就是画里的女孩。”

  邹笑也将手肘前倾,搭在窗台上,与夏明彻一同眺望对岸夜色如漆。

  晚风吹到脸上有些许黏稠,原本是该夹杂着夏日里焦灼的气息,但却被江面的水汽蒸发,夏明彻的额发被轻轻荡起,那双明亮的双眼此刻竟有些琢磨不透了。

  他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显然是不想再提这些事,反而静静地回过身去将画再次包装完好,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