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收藏松泰官网,记住:www.hnsongtai.com
账号:
密码:

松泰书院:看啥都有、更新最快

手机版:m.hnsongtai.com

如果你觉得好,恳请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松泰书院 -> 全世界都要我退休后加班 -> 0020 这是我的卡

0020 这是我的卡

温馨提示:如果本章属于内容错误等情况,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发送报告,我们会在一分钟内纠正,谢谢

"

  符桥和裴因殊去了一家大医院。

  为了保险,或许是怕出意外,裴因殊自己也守在医院,做了加急的鉴定。

  很快,结果出来。

  裴因殊和符桥是母女。

  当看着DNA的鉴定报告,裴因殊控制不住的捂着自己的嘴,眼泪顿时流了出来:“……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

  这一刻,裴因殊多年来的心结,终于落了地。

  她有多挂念这个女儿,只有她自己知道。

  就算家里面有了养女以后欢声笑语多了不少,可对她来说,始终是自己生出来的那个女儿让她挂念。

  当她享受好日子的时候,她不清楚,自己的女儿究竟在哪里吃苦,或者……是最可怕的结果。

  如今,这一切终于尘埃落地。

  她抬起头来,忍不住激动的心情,一把抱住符桥,顾不住形象的哭起来。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她的念想,终于得到了归宿。

  而被裴因殊抱着的符桥则有些僵硬,她鼻尖能嗅到女人身上的淡淡香味,充满了温柔的气息。

  她没什么感觉,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好像,有些不习惯。

  她做任务,独来独往已不知道多少年,对感情早就淡薄,就算是原生世界的母亲,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裴因殊抱着她,哭了好一会儿,当她抬起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符桥时,心又蓦的一沉。

  很快,她想,或许是符桥没和自己相处过,没有感情,才是自然的。

  她丢失时,什么都不懂,自然没有自己这个母亲来的想念。

  “符桥……你……你叫符桥。”

  她表情带着得偿所愿的满足,像在看一块易碎的宝贝一般小心翼翼:“我,我以后叫你阿桥,可以吗?”

  其实,她之前给女儿取的并不是这个名字。

  “随便。”

  符桥这个名字她没打算改,这名字还真不是符恩花给上的,她虽跟符恩花一个姓,但刚被买回去不久符恩花就怀孕了,她便把自己扔给了她的父亲。

  那是一位沉默寡言的老人,虽对符桥没有太大热情,但也从没有苛责,连上户口的钱都是他出的,便跟着老人姓。

  可惜,外公身子骨不硬朗,走的太早了。

  这姓在符桥看来跟符恩花没有关系,只是代表她和老人的牵扯。

  裴因殊手指微颤,她有好多话想和符桥说,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伸出手来想拉住符桥:“我……我想带你回家,可以吗?”

  她还不了解符桥,但看符桥的样子,她就知道符桥日子绝对不好,她想知道在符桥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更重要的,是找出当年拐卖符桥的人,她一定要对方付出代价!

  符桥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裴家?我暂时不打算回去,我劝你还是解决好你弟弟的事情,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就是裴锦贺雇凶杀的我,你不处理好这事,他下半辈子也不会有好日子过,该怎么做,由你自己选择。”

  “……”

  裴因殊一想到这点,她的心就像是要被撕裂了似的,她痛苦的道:“可是……锦贺怎么会做那种事情?”

  “这你就要问他了啊。”符桥摊开手耸耸肩:“我还有点事要先离开。”

  裴因殊尚不能跟上符桥的思路,她强忍悲痛,问道:“你要去哪?我……你电话多少?”

  符桥这一走,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上符桥。

  符桥:“我知道你手机号,有事我会找你的。”

  有系统在,她想搞谁的联络方式都是轻而易举。

  裴因殊见符桥真要走,立刻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符桥:“这是我的一张卡,密码6个0,你先拿着用,等你办完事,一定先来找我,好吗?妈妈等着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