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设为首页
收藏松泰官网,记住:www.hnsongtai.com
账号:
密码:

松泰书院:看啥都有、更新最快

手机版:m.hnsongtai.com

如果你觉得好,恳请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松泰书院 -> 怜府 -> 第三十六章:指尖玲珑(7)

第三十六章:指尖玲珑(7)

温馨提示:如果本章属于内容错误等情况,请点击下面的按钮发送报告,我们会在一分钟内纠正,谢谢

"

  李择喜看向江未寒道:“小孩,你去把书阁里所有的门窗亮光都遮住。”

  “好嘞!”江未寒笑嘻嘻的答应下来,便屁颠屁颠的去关门窗了。

  李择喜将怀中之人轻轻的放在椅上,轻声道:“叶凌,去把水盆和匣子取来。”

  叶凌颔首道:“是。”

  李择喜伸手将女子的盖头缓缓掀起,女子抬眸看着她,眼中含着些不知缘由的泪水,李择喜看着女子面容上的伤痕和凝固的血迹,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叶凌端着水盆上前,将绢巾浸湿后递给李择喜,李择喜接过绢巾伸手覆上女子的脸庞,细细的擦拭着面上凝固的血污。

  女子看着覆上面容的冰凉指尖,面前之人动作轻柔细微,便像是害怕弄疼她一般,眼中温柔入骨,那专注的模样亦如七年前的细致而优越,眼底隐忍多年的委屈如同洪水决堤一般落下,那瘦弱的肩膀轻颤不止。

  叶凌将柜中的匣子递给李择喜,面色中颇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穿着嫁衣,皮肤青白的女尸,竟然眼底含情一般的看着李择喜,虽是凶尸却没有食人之欲,倒像是个长相恐怖的凡人。

  江未寒听话的关好了阁中所有的门窗,还将透光之处用红布盖住,书阁之中顿时昏暗了下去,唯有几盏快要熄灭的烛火发出微微亮光,小孩随即下楼讨赏,却只见平日高高在上的李大人,此时手中拿着一把羊角梳,替那位不知名讳如何的女尸,细致的梳着头发,叶凌则静静的侯在一边。

  江未寒当即凌乱了。

  什么事嘛这是!

  不过江未寒倒还是聪明,虽是心中无法接受李择喜给一女尸梳头,不过梳都梳了,还是乖乖等着吧,随即伸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眨巴着眼睛看向两人。

  阁中的烛火渐渐都燃尽了,唯有桌案旁的长明灯还在燃着,四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四周安静的似如可以听见绣花针落地之声,李择喜伸手拿起青黛和胭脂,替女子细细上妆,指腹柔软的划过女子僵硬青白的面容,便如春风划过顽石一般。

  江未寒看见那女尸苍白的脸上有些红润。

  脸红了?

  小孩一脸疑惑。

  面前场景便如画卷一般,叶凌看着也不由得勾唇轻笑,思虑之间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谱,想必又是李择喜还未断开的桃花债。

  李择喜缓缓收手,眼底含笑的看着面前重新梳妆的女子,虽已无法恢复到当年那副生动的模样,但是洗净了面上的血迹,面色也不再苍白,除了那些醒目刺眼的伤痕,便如同一个正常姑娘一般秀丽。

  小孩也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本来阴森苍白的女尸,现在看来倒像是个受伤的姑娘了。

  “不能说话,对吗?”李择喜柔声询问道。

  女子点点头。

  李择喜虽然此时神情温柔可心里却早已将那个行此孽事的人拜访了祖宗八代,断人舌头很好玩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12下一页